width="874" height="309">
首页|行业动态|作品赏析|国礼集粹|徽派四雕|歙砚轶闻|媒体文摘|选择风格
刘海戏金蟾
仿古八角砚
仿古鼓砚
八角龙纹
仿古云龙
您的位置: 网站首页 行业动态 行业动态

专访歙砚制作技艺国家级传承人郑寒

新闻发布:安徽文化网 发布日期:2014-07-31 点击统计

专访歙砚制作技艺国家级传承人郑寒

时间:2014-07-11 08:19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秦枫 点击: 197 次
歙砚制作技艺国家级传承人郑寒
 

我是个艺术家,做不了大产业

身着白色运动衣、休闲裤,略长的一头卷发被随意的别在耳后。刚进入“郑寒砚雕”店内的我们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位气质洒脱,略带点不羁的主人。那时他正端着歙砚向一群慕名而来的朋友介绍自己的作品。由于事前见过面,郑老师微笑着示意我们先在店内观赏一下他的作品。环顾四周,到处陈放着精美的歙砚,有精雕细琢的奇妙构思,有质朴大气的浑然天成,也有端庄大方的典雅沉静。回想起郑寒老师的作品两次被选为国礼的经历,方觉不负此誉。散落在案台上、角落边的还有几方未完成的砚台,与成品相比,就是几块粗糙的石头,可见郑寒老师是倾注了极多心血才使得雕琢后的作品得以完美呈现。整个“郑寒砚雕”面积并不大,隐在一条小巷内,正与郑寒老师低调的风格契合。店内的一角是郑寒老师的古色古香的办公桌,也堆着几方砚台,与之配套的是背后的壁橱,陈列着各式被翻阅过的书籍和娴静的花瓶,办公桌前是一张长榻椅和几只古拙的小凳子,能容朋友几个围着小桌饮茶。

待朋友几个尽兴而归,郑寒老师终于有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了,我们也就直奔主题。话题自然是从郑寒老师熟悉的歙砚制作开始。郑寒老师说:“歙砚技艺和艺术上的变化更呈向与人文和自然的东西”。他还拿广东的端砚与歙砚做对比,认为广东的端砚在历史上的名气很大,但它如今的表达形式还是沿用传统,而自己属于开拓型的技艺人。我们得知,就在采访的前两天,郑寒老师才刚从西藏“闲游”归来,而接下来,郑寒老师会结合西北的地域文化进行歙砚的一系列创作。郑寒老师认为,艺术家主要靠生活去积淀和体验,自己要做一些其他人没有做过的东西。在谈及歙砚制作技艺的传承问题时,郑寒老师表示传承不一定要在家人中进行,需要传承人具备一定的天赋,因为技术是可以传承的,但艺术的提升却离不开先天的禀赋,即使后期着重培养,也只能进行一定的引导。同时郑寒老师认为传承靠一个人是行不通的,关键靠市场,在市场规律中自然而然的把这个行业给传下去。“国家也是提倡在生产中保护,也就是在生产中取得市场。”郑寒老师如是说。经了解,歙砚如今已形成产业,并由歙砚制作协会引导行业发展,承担民间与政府沟通桥梁的作用。由于歙砚制作私有和小规模化的特点,并无专门从事营销的机构,而一旦进行工业化、机械化的大规模生产,则有可能会搞垮整个行业。一谈及这个,郑寒老师便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慨。他说“政府一味强调做强做大,并不是保护而是毁了它”,可能在短时间内产业发展得还可以,也能为税收做出巨大的贡献。但是事物的发展是一个过程,过度的工业化会使靠纯手工制作的步入举步维艰的境地,也会让学技艺的人变得越来越少。而机械化制作出来的产品并不能代表徽州雕刻,也不具备收藏价值,只有使用价值。我们平时在风景名胜区看到的歙砚作品,大多是机械化生产,只能作为普通的纪念品,而歙砚产业是可以做纪念品的,但不能一窝蜂全去做纪念品,要各行其位。在对待保护与产业化的方面,郑寒老师有自己鲜明的态度——产业化需因人而异。适合做艺术家的就应该老老实实搞创作,适合做企业家的就可以进行产业运营。而政府在这个过程中不能不考虑实际情况而一味产业化。郑寒老师微笑着表示,歙砚产业目前的发展情况的还行,会坚持手工创作。因为考虑到好的砚石原材料比较少,大家都会认真对待手中的每一块材料。产业化的开发,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原材料的一种浪费。我们中也有人好奇郑寒老师对于自己的定位,他目光坚定的表示“我是个艺术家,做不了大产业!”。这种对艺术的虔诚与坚定,让我们肃然起敬。

郑寒老师的艺术天分也被众多收藏家所认可,他的砚台销售都以收藏为主,比较小众化。他同时表示,砚台的功能性正逐步退化,只是作为记录历史的载体,被纳入了艺术的范畴。说到艺术品,我们便很好奇,郑寒老师这样一个艺术家会不会和艺术品经纪人合作呢?这样就可以专心的做艺术家而由经纪人打理商业上的往来。郑寒老师给出了否定的答案,他闭目回忆起自己两段失败的经历,不无感慨的说:“相对来讲搞艺术的人是比较单纯一些的,和艺术品经纪人合作是有好的一方面的,但经纪人毕竟是以盈利为目的的,艺术家产出的作品少就不能带来太多的经济效益,这中间就有可能会发生‘挂羊头,卖狗肉’的现象。”我们也理解,这样经纪人虽然挣回了钱,却伤害了艺术家的费心建立起来的美誉。作为艺术家,郑寒老师也获得了国家的认可,在2005年文化部公布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名单中,“郑寒”二字就赫然在列。说起这项荣誉,郑寒老师很认真的对我们说:“评上了非遗传承人,这代表国家的重视和认可,也能为你提供一些好的机会,如世博会,文化部举办的大型展览等,给了你一个展示的舞台,但同时你也有义务要把这项技艺个传承下去。”郑寒老师就很认真的执行这项义务,他的学生不在于多,而在于精。在当师傅方面,郑寒老师的理解是徒弟自己需要有悟性、有思想、有风格,师傅只能起一个引导作用。他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不培养复印机和工匠,很有责任感的一位大师,有师如此,是学生之幸。其实郑寒老师除了招收专门学习歙砚制作的学生一位,也在当地的一所大学任客座教授,平时也会去大学上课。郑寒老师说:“非遗传承应该打破传统的传承形式(师徒传承)。”如果歙砚制作技艺步入大学学堂,形成相关的学科,那么学生将会接受更系统化的教育,在文化性、艺术性、思想性方面也能接受更好的培养。歙砚其实并不缺乏雕刻家,只是缺乏有思想,有艺术理念的雕刻家。这又让我们想到人才的难得,能达到郑寒老师这样的技艺水平,必须得浸淫歙砚多年,对歙砚有自己的一番独特理解,而不是处在前人的皮肤之下。看着那一方方精美的歙砚,我们向郑寒老师求教,“这样一方歙砚需要制作多久啊?”郑寒老师解疑说,作品的雕时为一至两个月,但最重要的还是设计和灵感,而灵感却是不可捉摸的。

如今,郑寒老师依旧在自己的工作室里研究他的宝贝砚台,用自己的刻刀与它们进行着灵魂的对话。作为一个艺术家,郑寒老师有着令人折服的创作——方寸砚台,无限新意;还有让人仰慕的风范——率性生活,真我人生。我们受教于郑寒老师的指点,也期待着郑寒老师可以带给我们更多的艺术精品。